伦敦火车站缉毒警的大搜查,我只想罚你钱

来源:http://www.searchserendipity.com 作者:教育机构 人气:71 发布时间:2019-10-02
摘要:本文选自《吴慧冬Ken》的博客,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一 我上了244次列车,只买到了衡阳的票。 一上午几乎全是站着,车上很多人很挤,与我挨近的是七八个年轻汉子,他们吵吵闹闹的。

本文选自《吴慧冬Ken》的博客,点击查看博客原文

图片 1


  我上了244次列车,只买到了衡阳的票。
  一上午几乎全是站着,车上很多人很挤,与我挨近的是七八个年轻汉子,他们吵吵闹闹的。
  我只吃了五个很小的面包,又累又渴又饿,十分难受。
  下午有了座位,看两个年轻人跟一个深圳返回的年轻女子打扑克,其中一个年轻人一个劲地挑逗那女子,言语间献着殷勤。那女子呢,十分会应付,对男人肉麻的赞美,她总是娇笑着说:“是嘛?”这两个字拖得特长,特别腻。
  这位返回岳阳的女子相貌不好看,但有一股青春活力,尤其是笑起来很有味。她的一双脚蜷缩在座位上,异常白皙,脚趾上还涂了蔻丹,鲜红欲滴,十分具有诱惑力。
  在车上我认识了一个男青年,比我大两岁,他叫周建席,刚刚满十八岁,湖北黄梅县停前镇的,这次是跟别人到天津去。我和他像是一见如故,谈得很投机,还互换了地址。
  在岳阳又上来两个女子坐在我们对面,后来大家熟悉了,说话也多起来了。周建席和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子一个劲地吹自己家好,说我家的楼房有十二间,女子则嚷着我家有十四间,什么彩电冰箱都有。
  我挖苦说:“既然你家那么好,还要出来受这个苦干嘛?”另一个女子很文静地笑着看他们争,也不出声。
  两个人越夸越大,最后一个说:“我家乡好!”另一个毫不示弱加大声音说:“我家乡好!”音量越来越加大,你说一句我说一句,年轻人不知好歹,把全车厢的目光都引来了,两个人才不好意思低下了头。
  而另外一个女子仍然文静地笑着,我便对她注意起来。她穿着一件黄色的衣服,显得脸色很白,相貌一般,只是那娇小的神态有点魅力罢了。
  列车进入湖北时,天已黑了下来,我怕列车员查票,就想借别人的票补一段。
  当问及对面座位一个二十七岁的生意人时,他微微一笑,摇手说:“用不着主动去补票的。呐,你从这个车站上车,到下一个车站下车,来回跑,用不着花一分钱,只要不是大车站就行了。”
  他还告诉我如何应付车票检查,要大胆一点。他讲得兴致勃勃唾沫横飞,周围听着的几个人直点头。
  武昌过后,那两个长炼厂的女孩子及那生意人都下了车,列车里空荡了许多。睡着的那女子突然起了身,坐到了我身边。
  我问起她的情况,她说她是湖北广水人,上个月到深圳打工,找不到工作就回来了。我很感兴趣,问起在深圳找工的情况,她说:“十二月去去那儿可以,很多人都回家了,很容易找到工作。
  她指着头上鼓鼓囊囊的一个大包,说:“唉,没赚到一分钱,就得了几十个衣架子,到现在还没吃一口饭。”
  我很想帮助她,但又想自己也很艰难,只有一百元钱了,也舍不得买东西吃,以至于肚子现在饿得咕咕叫。
  
  二
  上午只吃了五个面包,此刻肚子饿得咕咕叫,实在受不了,就想买点东西吃,但车上尽卖些饮料,我问一个卖饮料的女孩子,她说一瓶高橙卖5元,这也太贵了,只好忍着了。
  为了分散注意力,我就和一个生意人交谈起来,向他打听着有关信息,心里就有了打算,在河南混上一两个月,回家一次,然后11月份去深圳,因为那里春节会有大批工人回家,贩卖小物品回来卖也好。
  由于之前那年轻人说对于查票要靠侥幸碰运气,我就没有补票。到武汉之前查票的就来了,周建席也没有车票,于是我们两个离开座位,到后头的车厢去躲一下。
  后头车厢也有人查票,我返回来,有点紧张,对周说:“我俩躲到座位底下去。”他便钻了进去,而我看到查票的已经来到这个车厢了,来不及了,只好在一个空座位上坐下来,把对面的一个睡着了人摇醒来,说:“查票的来了。”他朦朦胧胧睁开眼,屁股扭动几下说:“什么?”
  我又说一遍,他还未清醒过来,就摸出张车票递给我,我跟他说:“请你帮忙,待会儿查票的来了,你的票看过了,就立即递过来给我。”
  他奇怪地问:“你没有票?”这时列车员已来到他背后了。
  查票的走过来,看了那人的票就望着我,我装作在兜里找,慢吞吞的,对面的那个人就将票递了过来,我急忙朝他使眼色,赶快抓了过来捏在手里,幸好那列车员看着旁边的人,没看见我们的动作。
  一个乘务员走过,愤愤地说:“现在的人都不买票啊!”
  我拿着车票,那人一个劲地催我把票还给他,我说等会儿,旁人让我叫同伴出来,说检票的已经走了,我就把票还给他,叫周建席爬出来,又回到原来的车厢里。
  
  三
  朦胧中我被推醒了,一看是一个面目威严的乘警,他问:“你的票呢?”我的手在口袋里摸了摸,嗫嚅着说:“我没有票……”
  “走,跟我走!”他要我随他一起走,我只好站起来,跟着他走,径直走到餐厅里。
  走进去一看,暗暗叫苦,周建席正站在那里,一个乘警正在审问他呢。
  由于刚醒,我身上冷得直打哆嗦,畏畏缩缩地站在一旁。带我来的乘警自顾站在餐厅门口,靠着门框,抄着双手。
  乘警叫周建席脱下衣服,他脱下了上衣,又叫他脱长裤,他皮带还没扯,那乘警就站起身来,拉住腰间皮带就是一扯,将皮带抽出来,哐啷一声丢在餐桌上。
  我心中暗暗叫苦,怕他如法炮制解开我的皮带,因为解开皮带就发现了我藏起来的钱。
  周建席把身上的东西都掏出来放在餐桌上,那乘警仍不罢休,顺手提起周的皮带,问道:“是不是那人给了你五十元?”
  周建席说:“没有。”
  乘警恶狠狠地望着周,气歪了一张脸,“你们是否从广东带过一批货?”
  周说:“我们是到天津去打工的,没有到广东。”
  “没有?”乘警冷笑一声。
  “有没有?”
  “没有!”周建席伸直了脖子,声音越发高了。“啪!啪!”裸露着的脖颈处几道血红的印子,格外刺眼。
  我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,要是那个皮带落在我的身上,怎受得了?
  那乘警大概是打烦了,顺手又把皮带丢在桌子上,转过来问我:“你呢?”
  我赶紧道:“我是学生,我到漯河亲戚家去,钱实在少了……票只买到长沙……”
  他冷冷地说:“掏出你的东西!”
  我赶紧把我兜里的一应杂物都掏了出来,包括几张车票,一块手绢,还有两根绳子。
  他扫了我一眼,我不待他吩咐,就先把黄色上衣脱下来放在桌子上,又脱长裤。
  见我还在往下脱黑色的裤子,他说:“可以了。”就蹲下身子来捏我的裤袋,但一无所获。
  其实,我的长裤里面还有一沓钱,只是他搜不到罢了,我的皮带里面也藏着三十元。
  他歪着头打量着我,轻轻地说:“下车吧。”我知道这次没事了,就慢慢穿起衣服,小心地把东西放进口袋里。
  他走到餐厅门口和靠门的那乘警低声交谈,我经过他们的身边,问了一句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  他说:“下车去吧。”
  我装作很害怕的样子,哀求道:“现在就把我赶下去,我怎么办呢?”
  他提高了声音,喝道:“这就是漯河车站!还不快走!”
  我暗暗高兴,朝他鞠了一躬,低着头走开了,而那个周建席还站在那里。唉,等待他的不知是什么命运?
  
  四
  下了车,我顺着铁路往南边走,不走出站口了,因为那儿要检票。
  没走多远,被两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拦住了,问:“你的票呢?”又把我带回检票口,在墙角蹲着。那儿还有好几个人,一溜儿蹲在地上。
  不多一会儿,趁着工作人员不在,他们就一个个溜了。我想走,又怕被抓住,天气实在太冷,冷得直打哆嗦。
  许久都没有人,他们是烤火去了,还是去抓逃票的了?于是我也只好偷偷地溜了。
  这时天还没有亮,到处黑乎乎的,转角处一盏微弱的灯光照射着水磨石地面。
  走到一处街道有铁道栏杆的地方,天已朦胧地亮起来。
  正在维修铁轨,到处都围着,那儿立着一个大砖塔,我走过去张望,谁知一下子拔脚不出来。我低头一看,原来是一个很大的石灰池,白茫茫一片。
  拔左脚,右脚却已陷到了膝盖,越拔越深,只好用手支着地爬了出来,但一只拖鞋无论如何也拿不出来了。还算是运气好的,如果刚才脚步再快一点,两步走到了中间,就只能站在泥浆中大喊救命了。
  这么个偏僻地方,这时候哪有人来呢?
  我找到了一处有水的地方,把裤腿的石灰泥洗掉了,光着脚丫向市里走去,一路上好不狼狈。
  找到一个店铺买了一双便鞋,穿上了便向人和方向走去。一路走一路问,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了土陈……

图片 2伦敦火车站图片 3缉毒警大搜查

图/网络

来伦敦有段时间了,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。 刚从Lewisham车站出来,看到有穿明黄色制服的police站在那里,正在检查从我前面出去的这个人的证件,好像是证件,我当时还以为是查票的,就自觉的把票递了过去,哪知道他向我摆摆手示意这边走。”根本连要检查车票(或是证件)的意思都没有。那为什么检查前面那人的?喔,可能是抽查吧,我暗暗的想着。等走出站台,立马觉得情况好像没那么简单,我正纳闷呢?怎么检查车票,需要这么多police吗?如果说是抽查的话,我看了一会儿,这抽查的概率恐怕有点高。这两张照片是我偷拍的,虽然没有哪里明确写明“禁止拍照”,但是这个阵势足以叫人肃穆。我拍到的是右侧的几位police,左侧还有几位凶神恶煞长相的police我没有拍到,恐怕拍到他们的黑脸时,我的相机会失灵,基本上检查出现“状况”的,都是被这几位黑脸压了走;此时想想,相比刚出站口遇到的那位police应该算是最和善的一位了。(这到底是检查什么的?这么隆重。)

留学生,国内的人觉得他们是考不上大学才拿着爸妈的钱出国骄奢淫逸,挥金如土,混吃等死。

很多可疑人物都被按在墙边搜查, 3分钟左右吧,有个16岁的皮肤半黝黑的孩子出了“大状况”,三位黑脸立刻冲过来把孩子押走了,其中一个按住孩子的头,另外两个分别在左右两边压着孩子的胳膊。(不就是逃个票吗?有这么严重?我心理暗暗想着,看这样的状况,越发觉得逃票的假设是不成立的。)

留学生,国外的人觉得他们来自第三世界,偷奸耍滑,腰包有钱,无知愚昧,还抢本国人的饭碗。

因为要等一个朋友,所以还要在这车站多呆一会儿。有没有注意到左侧胖叔POLICE牵着的那条狗,基本上从这里过的人都要让这狗仔闻一下,如果这个狗仔觉得有问题,再由旁边的几位police进行搜身检查,包括查证件。(于是检查车票的假设被推翻了,估计这小狗仔嗅不出逃票的气味儿,应该是毒品,我想。)

一边是白眼,一边是厌恶,只有他们在夹缝中求生。作为他们其中的一员,我今天不是来为留学生正名的,我只是想来陈述事实。没有亲身经历,千万不要以偏概全。

果不其然,又从一个17岁上下的孩子身上搜出一包东西,从远处看了看,好像是一小袋药片。这一幕进一步证实了我的假设。(看到这里,突然觉得心理特别不舒服,想着还是中国好啊。我在车站才呆了一会儿,就已经检查出好几个被带走的了?难道这些人都是夹带毒品的?!)

有朋友总是问我,国外是不是很美,月亮是不是很圆,外国人是不是很开放? 对,这就是我的答案,这里人少空气好。但是除此之外,国外的人和我们一样,都有着根深蒂固的“刻板印象”。

我要等的朋友来了,他在英国已经生活多年了,他告诉我,在英国的火车站很少有人查票,也就是说存在可以不用花钱就坐车的机会,但是一旦抽查到,那么罚款50磅,情节严重的,还要把你的头像张贴到各大火车上“供人观赏”,他跟我开玩笑,这是一条出名的捷径。朋友继续说,也许刚刚被带走的,也不都是夹带毒品的,也可能有逃票,签证有问题或是证件不符合规定的,总之狗仔觉得有问题的,都要接受例行的检查。

那外国人和中国人有什么不同呢?遇见陌生人,国内的人通常是板着脸,没有那么热情似火。国外的人正好相反,聊上三分钟就能一起吃饭喝咖啡,再顺便告诉你他的前半生。但是,慢慢就会发现,中国人是深交过后,多半很够义气。而国外的一些人,一直很友好,然后也就只能停留在这个层面了。表面设防和心理设防,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两堵墙。

今天的这一幕,忍不住想,还是中国好啊,至少生活在中国让我觉得很安全,(虽然也听说毒品,枪支等等问题,但那些还基本仅限于媒体炒作阶段,至少普通老百姓还是生活得很安全的。)而今在英国眼见着这些东西跃到眼前……。马上就是祖国60年华诞了,是个举国同庆的日子,在这里向全国乡亲父老问好。革命先辈们秉承着不怕流血不怕牺牲的奋斗精神,才有了老百姓们如今安居乐业的日子。特别是,现在走出国门,这个感受就更深了,原来最大的幸福就一直伴着自己左右,只是因为太熟悉的缘故,自己竟没有察觉出来;要走出来,对比过了,才能更深的体会“平安是福”这四个字背后包含了多沉重的份量。

在国外,宋哥在亚马逊上买了双鞋,一周后发货。早就听说这边快递小哥送货不打电话,宋哥数着日子请了一天假在家蹲着,无果。遂打电话咨询,结果对方客户说已经去过了,具体情况已发邮箱。宋哥当然是一脸蒙逼啊,赶紧打开邮箱,大概内容是说快递小哥到了楼下大门,没有看到门牌上贴有宋哥名字,就走了。宋哥懊恼死了,赶紧去贴。第二天又在家窝着,从朝阳看到了夕阳,绝望之际他打算下楼买个饭,在大门门缝处看到一张来自邮局的单子,大概意思是按了门铃没有人。宋哥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,老子连厕所都没有上,就差蹲门口了,哪有什么铃声响。得,打电话问地址老子自己去拿。于是,宋哥连旷三天工,只为一份快递。

方子一个人从国内到罗马机场,大巴时间不合适改坐火车,需要倒几次车。随身行李是一个大皮箱和一个登机箱外加一个小书包。废了半条命走完了三分之二。因为当时不确定能不能赶上最后一班回住所的火车,所以只买了前几趟的火车票。这边没有安检,上车门前也没有查票的,列车员偶尔会在中途抽查,当然这个完全看他们心情。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方子还是趁十分钟换车间隙,买了车票,不过那个车站比较奇怪,打票机(火车票不打票如同无票)居然在最尽头,可是火车即将离站。方子拖着行李赶紧上车,想着上车找列车员打票,奈何拖着俩行李没法走。就在车门旁等着,车刚刚开,列车员过来了,方子刚表明意图。没想到遇到了一个有种族歧视的列车员,二话不说拿着POS机就让刷钱。方子用尽自己会的所有单词,还是被扣了护照,并被告知不交钱要移交给警察。旁边有替方子证明(证明她上车就在找列车员)的意大利人刚说好话,列车员摆摆手说中国人都这样。方子一听激动了,红着眼睛据理力争,结果是从50欧涨到了60欧(约480人RMB),交了钱,归还了证件。

我住的远,每天需要乘火车。因老实本分,不想提心吊胆,饭可以不吃,车票还是必买。每天形形色色,过路匆匆,看过有的留学生五个月不买票,一上车必躲进厕所逃票的;见过四五个人共买一张月票,拿着车票复印件省钱的;也见过查票员越过本国人只查中国人的;也发现逃票的留学生并不是没钱,而是为了买包买鞋,真正被查的人反而多是老实本分的傻子。

在国外,不需要体会什么人情冷暖,这些在国内早已了然于心。在这边,能体会的只有委屈和孤独。倾诉?找亲人好友只会让他们忧心挂念。找同学?我怕他们又只是来问我咖啡有没有星巴克的好。

无论是国内国外,生活不易,还得勇往直前。我不问你月薪是否过万,你也别来笑我海归之后前途无限。

本文由365bet官网官方网站发布于教育机构,转载请注明出处:伦敦火车站缉毒警的大搜查,我只想罚你钱

关键词:

最火资讯